新闻中心

新西兰人的“幸福感”谁来买单?

时间:2019-06-05 16:04发布人:admin

在幸福感面前,GDP要退居二线了。当地时间30日,新西兰政府公布了一份旨在提高人民幸福感的预算案,至此新西兰成为全世界首个制定“幸福预算”的国家。作幸福感名列前茅的国家,新西兰对幸福指数的要求并不意外,然而当幸福预算需要用财政盈余大幅收窄来买单的时候,可能就要涉及另外的问题了,比如要精神幸福还是要经济幸福。

新西兰政府30日公布了一份旨在提高人民幸福感的预算案,将增加儿童福利、提高毛利人的收入、改善精神健康、推进国家数字化和向可持续低碳经济转型。“我们以不同的方式衡量我们国家的成功。”财政部长格兰特·罗伯逊(Grant Robertson)说。新西兰并不是第一个重视国民幸福感的国家,此前提出的“幸福星球指数” (Happy Planet Index)以及“国民幸福总值”(GNH)都体现了越来越多的国家重视起了这个“政治议题”。

新西兰人的“幸福感”谁来买单?

新西兰首个“福祉预算案”出炉

新西兰总理阿德恩推出了新西兰首个“福祉预算案”,重点关注对人民生活至关重要的指标。政府将在应对精神健康问题、儿童贫困和家庭暴力等方面投入大量资金,计划在四年预测期内将年度经营津贴从每年24亿新西兰元增加到每年38亿新西兰元。

正如预期的那样,在此项“福祉预算案”中,心理健康项目获得了有史以来最大的资金和投资支持,获得19亿新西兰元。其中5亿新西兰元专门用于“缺失的中产阶级”——此前,新西兰人如果患上轻度到中度的焦虑和抑郁症,是不需要住院治疗的,但他们的生活质量却会严重受到影响。政府的目标是到2023、2024年帮助32.5万有“轻度至中度”精神卫生和成瘾需求的人。

新西兰人的“幸福感”谁来买单?

 

打击家庭暴力的措施也获得了3.2亿新西兰元的创纪录投入,以应对该国根深蒂固的家庭和性暴力统计数据。在这些数据中,警方每4分钟就会对一起家庭暴力事件做出回应。新西兰是经合组织中家庭暴力和性暴力最严重的国家之一。妇女庇护所主任朱莉(Ang Jury)说,尽管妇女庇护所本身没有得到推动,但增加开支是迫切需要的,她所在的部门“欣喜若狂”。

另有11亿新西兰元将用于减少儿童贫困。长期以来,儿童福利一直是负责该投资组合的阿德恩的关注点。根据联合国儿童基金会(Unicef)的数据,27%的新西兰儿童生活在收入贫困的环境中,收入贫困的定义是没有营养食品、医疗保健和温暖干燥的家等必需品。阿德恩说:“作为减少儿童贫困部部长,我不能忽视物质匮乏给我们的家庭带来的压力。当我们的孩子做得更好时,我们都会做得更好。”

新西兰人的“幸福感”谁来买单?

 

罗伯逊表示,许多新西兰人并没有从日常生活中不断增长的经济中受益,今年的预算旨在解决贫富差距日益扩大的问题。他说:“对我来说,幸福意味着人们过着有目标、有平衡、有意义的生活,并且有能力这样做。”“世界各地的民粹主义者都在利用言论与现实、富人与穷人、精英与人民之间的差距。”

有些国家明白,幸福很重要

尽管英国等类似国家已开始衡量国民幸福水平,但新西兰是第一个根据幸福优先次序设计整体预算的西方国家,并指示其政府部门设计改善幸福水平的政策。

在造成51名无辜平民死亡的可怕大规模枪击事件发生后,阿德恩得体地、恭敬地和她的人民一起哀悼。而她除了献上“思想和祈祷”,还迅速动员她的国家采取切实的政治行动,有效地应对国内的恐怖主义。

新西兰人的“幸福感”谁来买单?

 

袭击发生后仅仅五天,葬礼还在举行,阿德恩就宣布了一项全面的立法,禁止所有军用半自动枪支和突击步枪。与澳大利亚1996年实施的“全国枪支回购计划”类似,总理宣布,政府将开展枪支回购行动,将现有枪支从私人流通中移除。2019年4月10日,在恐怖袭击发生不到一个月,新西兰议会以119票对1票通过了这项禁令。这些快得让全世界都震惊了。

Civilbeat网站认为,这就是一个国家应该做的。而刚刚发布的“福祉预算案”也是这个道理。这显示出对创建一个真诚地考虑整体而不是少数人的利益的社会的政府的承诺。它认识到我们对后代负有崇高的责任,不能为了追求经济利益而不可挽回地损害他们的世界。

当然,这个想法并不完全是新的。多年来,新经济基金会(New Economics Foundation)一直在计算并发布一项幸福星球指数,该指数基于不同国家的公民如何有效地实现“长寿、幸福的可持续生活”。

该调查基于“每个国家的居民对生活的总体满意度”(根据盖洛普世界民意调查收集的数据,分值从0到10)来衡量幸福感。该机构从联合国获得预期寿命数据。它考虑了社会不平等,然后用居民的平均生态足迹来衡量。

人们发现,大多数西方国家得分不高。他们报告称:“富裕的西方国家通常被视为成功的标准,但它们在幸福星球指数上的排名并不高。相反,拉丁美洲和亚太地区的一些国家率先以更小的生态足迹实现了更高的预期寿命和福祉。”

新西兰人的“幸福感”谁来买单?

 

对于政府来说,考虑到公民的幸福和福祉是一种既重要又深刻的方式。尽管任何人都不应否认强劲经济的必要性,但我们早就应该改变定义和衡量财富的方式。

这份“幸福预算”已经酝酿了很久。此前,工党在大选时就承诺,将从2019年开始不再以GDP为目标,而是考察幸福指数,新的财政预算案也将以幸福指数来编制。而在今年初的达沃斯论坛上,新西兰总理阿德恩还向各国政商领袖宣讲了即将颁布的“幸福预算”。

很久以前,阿德因就曾表示:“我希望2019预算案能让新西兰成为全世界第一个用幸福评估开支的国家。政府开支的考核不但包括给GDP带来怎样的变化,还包括给自然、社会、人力和文化等资本带来的影响。”

新西兰人的“幸福感”谁来买单?

 

新西兰仿佛“一股清流”。这个国家似乎从不缺少蓝天白云、绿草森林,因此也一度被称为“上帝的后花园”以及“世界上最后一片净土”。优美的生活环境,超高的福利待遇,非凡的经济水平,这些因素使得新西兰成为移民大国,据新西兰统计局估计,截至2019年3月份的一年中,新西兰净移民人数为56137人,与一年前的50628人相比,涨幅达10.9%。而在今年三月发布的全球最幸福国家排行榜上,新西兰名列第九。

也许很多人不知道新西兰在哪,不知道新西兰有什么动物,不知道新西兰有多大,但是很多人都知道,新西兰人的生活是非常幸福的。

新西兰人的“幸福感”谁来买单?

 

联合国资助的研究团队“可持续发展解决方案网络”(SDSN)今年发布的《2015年全球幸福报告》(World Happiness Report)中,新西兰依然不出所料,位列世界十大幸福国度。报告对全球158个国家都根据国民调查结果给出了评分,其衡量幸福的标准是:人均GDP、社会支持、健康寿命、做人生抉择的自由、宽宏大量、对腐败的看法和其他。

虽然没有被评选为最幸福的国度,但是新西兰式幸福,依然被世界认可,名列前茅。什么是新西兰式幸福呢?也许你一直在他们身上找不到一个闪光点,但是他们却总是觉得自己很快乐。下午3点在路边酒吧喝瓶啤酒,周末沙滩一躺可以躺一天,晚上8点大街空无一人,就是这么简单的生活,造就了新西兰式幸福。

新西兰人的“幸福感”谁来买单?

 

新西兰式的幸福

在新西兰,人一般出生之后都不会孤独,身边总会有只小猫或者小狗一起陪伴它们成长。新西兰人的家庭宠物普及度是非常高的,而且宠物都非常的乖。

新西兰,几乎所有人的童年都不乏味,因为他们都有哥哥姐姐或者弟弟妹妹,他们一起享受童年的时光。

新西兰人的童年,都是由他们自己决定,他们几乎不懂得什么是钢琴班,什么是舞蹈课,或者外语班,在他们的童年里,他们只懂得如何去和大自然玩耍。

新西兰人的“幸福感”谁来买单?

 

入学校后,他们不会去攀比谁的爸爸妈妈更厉害,也不会攀比谁的学习成绩更好,他们野游,听着老师给他们讲解这个世界,他们会以谁做了一个小发明而自豪,也会因为帮助了他人而骄傲。

他们没有繁重的作业,甚至到了假期,老师也只是要求他们多看几部电影,多去几次徒步,或者认识几种动物。因为在这个国家,老师认为,没有人有权利去指定别人的人生路线,老师的责任只是教会他们生存和什么是大自然。

渐渐的,他们长大,老师会告诉他们什么是社会责任,老师也会带着他们去远一些的地方探索,并教会他们什么是团队合作。

新西兰人的“幸福感”谁来买单?

 

新西兰人的大学生活,基本上都是伴随着打工而进行的。他们打工并不是因为他们的家庭有多么的困难,而是在他们的意识里,大学的学费贷款是要靠自己去还,而不应该是让父母支付。除了偿还大学的贷款,他们也在为毕业旅行做着打算。

毕业之后的新西兰人,很多人都选择了毕业旅行,他们会去很多国家,但很少有人会选择去美国,英国这些国家,而他们更多的选择南美,非洲,东南亚这些非发达国家,因为他们除了向往自由,也会从帮助他人中得到快乐。

很少人继续选择深造硕士,因为他们认为他们还不需要更多的知识,如果将来有一天,在职场上他们觉得需要了,才会去读,而就算去读,也只会去读一个PART TIME的硕士。

新西兰人的“幸福感”谁来买单?

 

边旅行边看这个世界,边思考,自己未来想要什么样的生活。他们不会以毕业进了一个知名企业而自豪,相反他们以自己去了多少个国家而兴奋。他们愿意在FACEBOOK上晒自己走遍世界的足迹,而不愿意晒出自己身穿西服参加晚宴的照片。

当他们走了很多的路,去了很多的地方,他们也会选择适合的地方进行生活,而不是回到祖国。无论在哪,他们都能找到自己渴望的那一份狼便,为自己建立一个家,并找一份稳定的工作生活。

每个周末,他们都会带着伴侣,和孩子,一起到海边,或者丛林中度过。有时候出出海,登山,或者是在草地上铺一个垫子躺着,享受一下阳光,吃自己制作的三明治。

新西兰人的“幸福感”谁来买单?

 

退休之后,他们可能继续去大学读一个新的专业,开启自己的第二人生,也许开始发展一个新的爱好,例如钓鱼,高尔夫球,或者环游世界。因为在他们的眼里,总想接触一些不一样的东西。

当他们年仅七旬,你们依然能看到他们去登山,去跑步,享受每天的阳光。另外他们还会在沙滩边,阅读世界名著和小说,丰富他们的老年生活。

也许我们认为他们人生没有大风大浪,没有昙花一现,但是他们平时脸上永远都会带着自然的笑容。在我们看来平淡无奇的生活,在他们的眼里却是另外一种幸福。这就是简单纯朴的新西兰式幸福。

 

谭经理:198-8212-0060

丹经理:198-8212-0059

微信公众号二维码

+

免 费 评 估

免费评估